美“中東計劃”被“群起而攻之”:“世紀協議”引發“世紀抵制”

時間:2020-02-09 16:09來源:北京日報 作者:管理員 點擊:

2月1日,阿拉伯聯盟在開羅召開緊急外長會議。阿盟會后宣布拒絕接受美國政府提出的“中東和平新計劃”,支持巴勒斯坦合法權利。備受爭議和詬病的美國“中東和平新計劃”,即所謂“世紀協議”,一經推出就引起軒然大波,被國際社會“群起而攻之”,堪稱遭到“世紀抵制”。

對此,本報記者專訪了中國人民外交學會前副會長、中國前駐外大使劉寶萊。他對記者表示,這份“起草耗時近3年”的“世紀協議”,一改美國歷屆總統的主張,明顯偏袒以色列,是一份徹頭徹尾的親以協議,以犧牲巴勒斯坦人的根本利益為代價,換取實現以色列的利益最大化。“在巴方拒絕接受該協議的情況下,巴以關系將會緊張起來,這將給本已動蕩的中東地區局勢帶來負面影響。”劉寶萊說。

協議“埋雷不少”

“中東和平新計劃”自2017年就開始醞釀。美方冠之以“世紀”之名,不外乎是強調久拖不決的巴以問題的復雜程度。美方稱,該計劃為巴以雙方提供了“雙贏”的機會。實際這項計劃巴勒斯坦方面根本沒有參與。

劉寶萊對記者說,該協議中的以色列是主角,而巴勒斯坦人無足輕重,其規劃的巴未來是國家“無主權”,領土“碎片化”,在以“屋檐下”。因此,該協議是不平等、不公正、不合理的,嚴重違反國際法、聯合國有關決議和國際社會公認的“兩國方案”。該協議主要內容的字里行間都埋著不可逾越的“鴻溝”和“地雷”,一不小心,就上當受騙。

首先,關于耶路撒冷地位問題。“協議”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“不可分割的首都”,巴勒斯坦國未來將在東耶路撒冷部分地區建立首都。這表明耶城是永久首都,而巴方僅能在東耶路撒冷的“部分地區”建都。那么,這個“部分地區”在哪里呢?結果是在東耶路撒冷的阿拉伯郊區小鎮阿布迪斯。對如此嚴肅的問題,進行如此輕率地處置,真是騙人之說,欺人之談,滑天下之大稽。這完全違反聯合國有關決議和巴人意愿。

其次,關于猶太人定居點合法性問題。這一直是巴以爭端的焦點。目前猶太人在東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共建了120余個定居點,擁有約60萬人。巴方一貫堅持這些定居點是非法的,并要求拆除和停建。然而,“協議”則承認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猶太人的主權,只是要求以色列在未來4年停止擴建定居點,同時在此期間與巴方展開談判而已。這就是說,定居點被合法化,以色列如愿以償,巴勒斯坦人將失去大片領土。以方撈到實惠,巴方被人出賣。

第三,巴勒斯坦國領土。表面上,未來巴國領土面積將比現在實際控制的領土大兩倍,但實際上,都被分割得支離破碎,而且都將分在以色列與埃及西奈半島交界處的內蓋夫沙漠之中,土地十分貧瘠。

第四,允許巴建國的條件是實現“非軍事化”。這等于國家沒有獨立主權,形同虛設,仍要寄人籬下,任人宰割。

第五,“投資換和平”。該協議計劃投資500億美元用于巴經濟建設。當然,巴方需要發展經濟。但當前的核心問題是巴建國。金錢買不到巴獨立主權,更買不到巴人心。特朗普“金錢至上”的小九九在這里是行不通的。

地區局勢再添變數

該協議一出爐就遭到阿拉伯人民,特別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強烈譴責和反對。在巴方拒絕接受該協議的情況下,巴以關系緊張起來。

劉寶萊認為,巴方不會同意與以方恢復和談。雙方沖突可能升級,在加沙地帶重燃戰火;在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進行游行示威,給本已動蕩的地區局勢帶來負面影響。他說:“目前阿拉伯國家對該協議看法不一,難以團結對外,用一個聲音講話,這也使巴勒斯坦處境更為艱難,壓力空前。”

美國終將“搬石砸腳”

特朗普上臺以來,一改美國政府原有態度,采取諸多措施,愈發偏袒以色列。

劉寶萊分析說,特朗普此時出臺該協議主要從國際和國內政治考慮。就國際而言,歐俄、烏俄關系改善和北約內訌使特朗普壓力大增;在中東地區,伊朗蘇萊曼尼遇害和內塔尼亞胡貪腐案給他帶來諸多麻煩。故而提出該方案,以轉移國際輿論導向,緩解各方壓力。就國內而言,特朗普當務之急有二,一是轉移國內對國會參議院審理其彈劾案的視線;二是贏得美親猶勢力和基督教福音派的支持,以多撈選票。

劉寶萊說:“該協議不僅不能解決巴以爭端,反而使問題復雜化,搞得地區不得安寧。到頭來,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‘賠了夫人,又折兵’。”

(責任編輯:管理員)

富贵乐园平台软件